跳至主要内容

博文

走出转型之痛

花了一年的时间,才走出了我的第一个间隔年(gap year)。相信此刻的你大抵也是和我一样,不再如刚开始那般惶惶不可终日的忐忑,但愿你也如我们中的大多数一样,看得清过去,也看得到未来。
其实你我都在转型,尽管我们不愿去承认身上悄悄溜过的一丝改变,然而内心却是潜滋暗长,就这样,把自己默默地变成了大人模样。不经意间提起的往事,却时常在坚硬的内心之中漾起涟漪,有所触动,“大概这就是人生吧”。多少个日夜携手迸进的兄弟,此刻也是散落在五湖四海,除了运动圈偶尔飙升的数值让你觉得他还活着之外,也再无他念。
于是,开始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是偌大的天涯,似乎也找不到你最终想要承载的内心。开玩笑,这世上除了你的另一半,其实并没有什么可以予你以生命的重托。因为这个观点,现在你又开始陷入了沉思。
你在变,世界也在变。可能昨天还是踌躇满志,一腔热血的你,今天却微博的热搜而义愤填膺,揭竿而起;你担心和害怕,消息从四面八方传来,却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痛心疾首的你开始去寻找答案,重新审视你所看到的世界,再提出新的问题,再去寻找答案......周而复始,然后累死。
有的人把这种过程叫变革,有的人称之为成长。但无论是何人做出何种定义,它似乎永远是一个进行时态,伴随着历史的车轮前进。回顾40年前的先辈们筚路蓝缕,走在盲肠小道上艰苦求索的情景,也不禁心生感慨。
阳光打在你脸上,阴影也站在你身后。可能凭你的一己之力,也不能改变贫穷,饥饿,战乱,腐败,不公,气候变暖这些头疼的问题。甚至,凭我们这一代人的合力,也无法实现这些高大上的愿景。在无数自我抉择和救赎的关头,历史的天平甚至会坍塌,令你措手不及。
好在,更多的你们选择了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有活力,最有智慧,最有思想的群体。用先进的知识为生产力赋能,在变革的时代,驱动社会的转型和升级。
明月升起,寂静的街道上再也找不到我独自漫步的身影。然而那些寂静的让人发慌的日子,却让你我迸发出思维的火花,激荡出深邃的回音:
活着,难道不是为了改变世界?
最新博文

K.J ASTROM——Adaptive Control

In everyday language, "to adapt" means to change a behavior to conform to new circumstances. Intuitively, an adaptive controller is thus a controller that can modify its behavior in response to changes in the dynamics of the process and the character of the disturbances. Since ordinary feedback also attempts to reduce the effects of disturbances and plant uncertainty, the question of the difference between feedback control and adaptive control immediately arises. Over the years there have been many attempts to define adaptive control formally. At an early symposium 1961 a long discussion ended with the "An adaptive system been designed with an adaptive viewpoint."A renewed attempt was made by an IEEE committee in 1973. It proposed a new vocabulary based on notions like self-organizing control system, parameter-adaptive SOC, performance-adaptive SOC, a widely accepted. and learning control system. However, these efforts were not widely accepted. A meaningful definit…

我的研友——威哥

威哥始终是高冷的,不像“别的哥”——刚开始装装样子,混熟了就皮的一塌糊涂。如果非要给他贴上什么标签的话,大概就是“冷酷”“无情”等等等等,也约等于“霸道总裁”了

正是因为他这种桀骜不羁的外表,刚搬进第一个宿舍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他是上海宁。然而一口裹着烩面气息的中原口音,还是将我们从眼花缭乱的十里洋场带回了萧瑟凄凉的塞外风光。记忆仍然犹新,某天回到宿舍只见他穿着一身冷酷黑,盘坐于上铺的草席之上,“趾高气扬”地俯视着尔等觅食归来地渣渣们,令我们不得不有一种群臣面圣之感。普天之下除了天子脚下地皇亲国戚和游走在上海滩的富豪乡绅,估计也只有威哥能把这逼格装得如此炉火纯青了吧。我一直怀疑是不是经常在井盖上坐久了,这种气质便也与生俱来。尔等渣滓还在为南方好还是北方好的送命题争执不休的时候,威哥甩出一句我是中原人,便令语惊四座,众人皆目瞪口呆,鸦雀无声。
若不是经历了两次考研,你一点也不会相信这个平日里考个试还需要我来送助攻的男人,居然能一跃而上,突然顿悟,领略到了数学之美之真谛了;我倒是怀疑莫非是井盖数多了,自然也就成了精通算术之人。明明眼睁睁看着他带着一群渣渣在塔下冲锋陷阵,又带着他们在考场上铩羽而归,没多久,他就开始碾压起我来了。每当我夹起尾巴灰溜溜地向他“不耻下问”的时候,他便立马摆起一副舍我其谁,老子最大,有屁快放地样子回应我:这都不会,放弃考研。想必若是他当初能助我一臂之力,如今我倒也可能蜗居在闵行的思源湖畔,徜徉在石楠花的芬芳里,写下对他的赞美之辞了。
威哥虽说是个中原人,但是苏州河两岸那些考究的东西倒是学得有板有眼。穿衣打扮倒也人模狗样,搞得我们这些芸芸众生仿佛是他的烘托,外人看来倒像是他在鹤立鸡群了。当然也有可能是腿长的缘故,据说他还是宿舍里面为数不多的高个人士,俗话说一高遮百丑,一胖抵万丑,这些俗人一下子就将威哥和我划清了界限,多少暗送的秋波也从我的身边悄悄溜走。威哥平日里钟爱的无外乎阿迪、耐克、apple、星爸爸这些轻奢品牌,偶尔也会假借着强哥的名义走一走paciffic之类的小资路线,当然为了生命安全此处还是不提便罢。
威哥一直说他有一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女朋友,然而除了偶尔瞄上几眼秀恩爱的相片之外,倒也没什么可靠的消息来源可以证实,以至于我倒是十分怀疑那个写着晚晴昵称的QQ后背后是不是躺着一个抠着脚丫的北方大汉。威哥看上去是个“护‘妻’狂魔”了,强哥也是忍…

数学建模的32种方法

今天,人类社会正处在由工业化社会向信息化社会过渡的变革。以数字化为特征的 信息社会有两个显著特点:计算机技术的迅速发展与广泛应用;数学的应用向一切领域 渗透。随着计算机技术的飞速发展,科学计算的作用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广泛重视,它已 经与科学理论和科学实验并列成为人们探索和研究自然界、人类社会的三大基本方法。 为了适应这种社会的变革,培养和造就出一批又一批适应高度信息化社会具有创新能力 的高素质的工程技术和管理人才,在各高校开设“数学建模”课程,培养学生的科学计 算能力和创新能力,就成为这种新形势下的历史必然。
    数学建模是对现实世界的特定对象,为了特定的目的,根据特有的内在规律,对其 进行必要的抽象、归纳、假设和简化,运用适当的数学工具建立的一个数学结构。数学 建模就是运用数学的思想方法、数学的语言去近似地刻画一个实际研究对象,构建一座 沟通现实世界与数学世界的桥梁,并以计算机为工具应用现代计算技术达到解决各种实 际问题的目的。建立一个数学模型的全过程称为数学建模。因此“数学建模”(或数学 实验)课程教学对于开发学生的创新意识,提升人的数学素养,培养学生创造性地应用 数学工具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有着独特的功能。     数学建模过程就是一个创造性的工作过程。人的创新能力首先是创造性思维和具备 创新的思想方法。数学本身是一门理性思维科学,数学教学正是通过各个教学环节对学 生进行严格的科学思维方法的训练,从而引发人的灵感思维,达到培养学生的创造性思 维的能力。同时数学又是一门实用科学,它具有能直接用于生产和实践,解决工程实际 中提出的问题,推动生产力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学生参加数学建模活动,首先就 要了解问题的实际背景,深入到具体学科领域的前沿,这就需要学生具有能迅速查阅大 量科学资料,准确获得自己所需信息的能力;同时,不但要求学生必需了解现代数学各 门学科知识和各种数学方法,把所掌握的数学工具创造性地应用于具体的实际问题,构 建其数学结构,还要求学生熟悉各种数学软件,熟练地把现代计算机技术应用于解决当前实际问题综合能力,最后还要具有把自己的实践过程和结果叙述成文字的写作能力。     通过数学建模全过程的各个环节,学生们进行着创造性的思维活动,模拟了现代科学研究过程。通过“数学建模”课程的教学和数学建模活动极大地开发了学生的创造性思维的能力,培养学…

奇异值分解(SVD)详解及其应用

1.前言 第一次接触奇异值分解还是在本科期间,那个时候要用到点对点的刚体配准,这是查文献刚好找到了四元数理论用于配准方法(点对点配准可以利用四元数方法,如果点数不一致更建议应用ICP算法)。一直想找个时间把奇异值分解理清楚、弄明白,直到今天才系统地来进行总结。
上一次学习过关于PCA的文章,PCA的实现一般有两种,一种是用特征值分解去实现的,一种是用奇异值分解去实现的。特征值和奇异值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往往是停留在纯粹的数学计算中。而且线性代数或者矩阵论里面,也很少讲任何跟特征值与奇异值有关的应用背景。奇异值分解是一个有着很明显的物理意义的一种方法,它可以将一个比较复杂的矩阵用更小更简单的几个子矩阵的相乘来表示,这些小矩阵描述的是矩阵的重要的特性。就像是描述一个人一样,给别人描述说这个人长得浓眉大眼,方脸,络腮胡,而且带个黑框的眼镜,这样寥寥的几个特征,就让别人脑海里面就有一个较为清楚的认识,实际上,人脸上的特征是有着无数种的,之所以能这么描述,是因为人天生就有着非常好的抽取重要特征的能力,让机器学会抽取重要的特征,SVD是也一个重要的方法。在机器学习领域,有相当多的应用与奇异值都可以扯上关系,比如做feature reduction的PCA,做数据压缩(以图像压缩为代表)的算法,还有做搜索引擎语义层次检索的LSI(Latent Semantic Indexing)。
本文主要关注奇异值的一些特性,还会稍稍提及奇异值的计算。另外,本文里面有部分不算太深的线性代数的知识,如果完全忘记了线性代数,看文可能会有些困难。
2.奇异值分解详解 特征值分解和奇异值分解两者有着很紧密的关系,特征值分解和奇异值分解的目的都是一样,就是提取出一个矩阵最重要的特征。先谈谈特征值分解吧:
1 特征值: 如果说一个向量v是方阵A的特征向量,将一定可以表示成下面的形式:
这时候λ就被称为特征向量v对应的特征值,一个矩阵的一组特征向量是一组正交向量。特征值分解是将一个矩阵分解成下面的形式:
其中Q是这个矩阵A的特征向量组成的矩阵,Σ是一个对角阵,每一个对角线上的元素就是一个特征值。首先,要明确的是,一个矩阵其实就是一个线性变换,因为一个矩阵乘以一个向量后得到的向量,其实就相当于将这个向量进行了线性变换。比如说下面的一个矩阵:
它其实对应的线性变换是下面的形式:
因为这个矩阵M乘以一个向量(…

Up-to-date Auxiliary Identification System

We updated our auxiliary identification system at the end of June. In contrast with before, the new one uses modern design language, embracing and flucent, may give the viewer a better sense of our brand.

Design 1 Design 2 Design 3 The new design shaped with the character 'Z' and ‘Q', and the entrance of the future as well. which means a lot to us. As the rule, we painted blue as the backgroud and colored the line with white and light blue,which achieve the great harmony from viewers' first felling.Also you can see the single chain of Deoxyribonucleic (DNA) structure,which means life and other meaningful things.

Battle in the last year

Deliciated to West Brook, Dr. Li, who fight with me; to REIZ, Boss Hu, Jack Tao ,Mr Dai and the other friends in Wuxi, who give me endless help; to my parents, who give me endless support, and to my roommate Mr. Jiang. (The above are all pseudonyms, regardless of rank)
I drunk up the last packet of jasmine tea. The tea, wrapped with the smell of flowers, gladdens the heart and refreshes my mind, which will certainly be memorable. One of my good friends told me that after drinking these hundred balms of jasmine tea, I would forget all the unhappiness and start the next journey of my life. After all, it’s hard to forget the experience of travel by the lights of the moon and the stars, which leaves deep impression in my mind. I cannot forget this long-term "marathon", the lovely colleagues in every position, as well as hurry to catch the last bus home every day. From designer to engineer, from Nanjing to Wuxi, the day goes after day, among the mediocrity of mediocrity, I tasted 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