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雨伞丢失地图

2017年~2019年雨伞丢失地图,
很显然,我需要买一辆通勤的车了,
仅以此祭奠这个阴雨绵绵的冬天.

热门

我的研友——威哥

威哥始终是高冷的,不像“别的哥”——刚开始装装样子,混熟了就皮的一塌糊涂。如果非要给他贴上什么标签的话,大概就是“冷酷”“无情”等等等等,也约等于“霸道总裁”了

正是因为他这种桀骜不羁的外表,刚搬进第一个宿舍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他是上海宁。然而一口裹着烩面气息的中原口音,还是将我们从眼花缭乱的十里洋场带回了萧瑟凄凉的塞外风光。记忆仍然犹新,某天回到宿舍只见他穿着一身冷酷黑,盘坐于上铺的草席之上,“趾高气扬”地俯视着尔等觅食归来地渣渣们,令我们不得不有一种群臣面圣之感。普天之下除了天子脚下地皇亲国戚和游走在上海滩的富豪乡绅,估计也只有威哥能把这逼格装得如此炉火纯青了吧。我一直怀疑是不是经常在井盖上坐久了,这种气质便也与生俱来。尔等渣滓还在为南方好还是北方好的送命题争执不休的时候,威哥甩出一句我是中原人,便令语惊四座,众人皆目瞪口呆,鸦雀无声。
若不是经历了两次考研,你一点也不会相信这个平日里考个试还需要我来送助攻的男人,居然能一跃而上,突然顿悟,领略到了数学之美之真谛了;我倒是怀疑莫非是井盖数多了,自然也就成了精通算术之人。明明眼睁睁看着他带着一群渣渣在塔下冲锋陷阵,又带着他们在考场上铩羽而归,没多久,他就开始碾压起我来了。每当我夹起尾巴灰溜溜地向他“不耻下问”的时候,他便立马摆起一副舍我其谁,老子最大,有屁快放地样子回应我:这都不会,放弃考研。想必若是他当初能助我一臂之力,如今我倒也可能蜗居在闵行的思源湖畔,徜徉在石楠花的芬芳里,写下对他的赞美之辞了。
威哥虽说是个中原人,但是苏州河两岸那些考究的东西倒是学得有板有眼。穿衣打扮倒也人模狗样,搞得我们这些芸芸众生仿佛是他的烘托,外人看来倒像是他在鹤立鸡群了。当然也有可能是腿长的缘故,据说他还是宿舍里面为数不多的高个人士,俗话说一高遮百丑,一胖抵万丑,这些俗人一下子就将威哥和我划清了界限,多少暗送的秋波也从我的身边悄悄溜走。威哥平日里钟爱的无外乎阿迪、耐克、apple、星爸爸这些轻奢品牌,偶尔也会假借着强哥的名义走一走paciffic之类的小资路线,当然为了生命安全此处还是不提便罢。
威哥一直说他有一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女朋友,然而除了偶尔瞄上几眼秀恩爱的相片之外,倒也没什么可靠的消息来源可以证实,以至于我倒是十分怀疑那个写着晚晴昵称的QQ后背后是不是躺着一个抠着脚丫的北方大汉。威哥看上去是个“护‘妻’狂魔”了,强哥也是忍…

把孤岛连成大陆

始终有两种力量,在我们一生中激荡。一种推着我们向外走,一种拉着我们向内收。一种力量去远方,一种力量回原乡。 这一年,我们依然在工地上挥汗如雨,依然进出写字楼风风火火,或者像候鸟一样满世界飞翔……无论我们有多忙,走得有多远,却始终被一种力量牵绊,被一种惦记温暖,被一种责任召唤。于是,我们看到阿拉善沙漠的沙生植物在公益人脚下不断绵延,看到山间角落里的尘肺病人被一个个找到送医,看到凉山格斗孤儿们被"遣送"后重新回来学习与训练。高速运转的时代陀螺,将社会切割成一个个网格,将人们隔离成一个个原子。但生命意志顽强地向外向上生长,激励我们从一个个原点走出,又将一个个原子彼此相连,让吾国斯民,遥相守望。 曾经,我们以为只要努力工作、播洒汗水,就可以自然获得更多的收入,站上更高的平台,让孩子得到更优的教育,使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但总有一些意外,可能先于明天到达;总有一些事情,超出个人能力之外。交了昂贵学费,幼儿园不一定就能安全放心;住了高档小区,空气不一定就比别处清新;攒了一辈子钱,银行卡收得再紧也不一定躲得过诈骗的厄运。 在万物互联的时代,独善其身越来越不可能。我们为自己奔忙,也给他人幸福。我们捡起一片废纸,也是在为自己清洁环境。你我都是社会生态链的一环,是休戚相依的命运共同体。美好生活需要你我发自内心的善意,也需要更温暖的公共产品和制度供给。政府放开生育政策,让信奉家庭价值的中国人更好地亲其亲、子其子,不仅滋养着个体的终极幸福,也涵育着中华民族的繁荣之源。 曾经,我们以为人类进入新世纪第二个十年,历史早已教会人们珍惜和平与发展,但大变革大调整的时代版图,一直波谲云诡。有的国家将国门打开,有的却关门"退群";有的经济体高歌猛进,有的增长缺乏后劲;有的可能遍地黄金,有的满目战乱贫病…… 世界不稳定性不确定性的警报一直在为你我鸣响。气候变化利剑高悬,核爆危机阴魂不散,霸权与恐怖主义的双头怪胎竞相疯长,基因技术与人工智能将给人类带来怎样的伦理与法律挑战?没有一个国家能退回孤岛,自理人类的这些困难。只有深悟命运共同体的真义,穿过看似冰冷的商业与国家竞争,将一个个漂流的孤岛连成共享繁荣的大陆,我们才可能在"天下为公"中牵手大同,这个日夜旋转的星球,才不会在浩渺宇宙中显得寒冷寂寥。 时空坐标中,个体局限性总是影响对历史大转折的感知,即使亲历者,…

你好,新世界

一周的时间,决定了未来五年甚至五十年的人生规划。
或许,我真的需要一个PhD为我的人生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了。

我知道,当我下定决心离开工作岗位重返校园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半只脚踏入了学术的门槛。攻读博士,也是对自己的一个承诺。

我不想活在一个能力永远被低估的环境里,我想做的事情其实有很多;我不愿意在碌碌无为的庸常中老去,为了微薄的薪水而操碎了心;我不想在很多年以后,还是为了不公正的法制,不透明的政治和愤慨,我想需要一场改变。

去改变这个世界,去迎接先进的生产力,去革新破旧的制度。

赵老师是自从我智哥(化名)离开无锡之后,跟我三观最符合的人。
祝合作愉快,愿未来顺利。

2018/12/3




QIANGGE NETWORK HOLDING GROU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