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yes or no丨你看见灯牌在闪了吗?


1

枕边的闹钟响个不停,林天像往常一样,把噪音隔绝在了被窝外。又赖了五分钟床以后,他给自己打了个气。
初秋的冷空气扑面而来,林天一边刷着牙,一边胡乱抓了抓鸡窝似的发型。柠檬薄荷味的泡泡还在嘴里跳舞,林天咕噜噜含了一口水,整个人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这实在算不上一个特别的早晨——如果那个流光溢彩的灯牌没有出现的话。
林天刚锁上门,转过头就撞上了一片冰冷坚硬,五彩缤纷的光柱投影在他脸上,那个左边写着Yes,右边写着No的灯牌就像是正在等他。
林天揉了揉眼,又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终于确认了自己不是在做梦或出现了什么幻觉。
“小天,上班啊?”刚参加完早间舞林争霸回来的张奶奶笑着打了个招呼。
林天紧张地盯着她,那个灯牌距离张奶奶的鼻尖已经不到五厘米了——
张奶奶像是开启了穿墙技能,轻轻松松就穿过了灯牌。
林天瞠目结舌,“……灯牌……你……没看见……”
“这孩子说什么胡话呢。”张奶奶笑呵呵地爬着楼梯,“小林啊,和我一起跳广场舞的胡大爷有个女儿……赶明儿给你安排个相亲,你俩认识认识……”
林天紧张地吞了口唾沫,他拔腿就想跑。
整个灯牌似乎微微暗了下来,紧接着所有的光点猛然冲到了No这边。
林天愣住了。这灯牌到底啥意思啊?不想让他出门?
头可断血可流,饭碗不能丢。林天虽然心里有点隔应,但还是迈着小碎步往地铁站跑。
天阴沉沉的,看起来像是要下雨,林天看准一个绿灯,连跑带跳就往街对面冲,刚冲了一半,一辆宝牛x5闪着远光灯“咣当”把他撞出了十几米地。
林天一阵眩晕,恍惚中突然想起了那个闪着光的No。

2

林天在病房里醒了过来。
肇事司机和医生护士轮番对他进行了一阵语言轰炸,小小的病房里人声沸腾,林天痛苦地闭上眼,再睁开时,床边的柜子上已经出现了一大堆现金和药水。
林天全身发凉,恐惧像潮水一般铺天盖地地淹没了他。他从小最怕的地方就是医院——因为年代久远,具体的原因已经无法考证了,但林天模模糊糊记得,这里是疼痛和欺骗之地。从小到大他进医院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过来,小病小痛自己吃点药就能扛过去,这还是他近几年第一次来医院。
林天挣扎着动了动身子,发现右手被厚厚的石膏牢牢束缚住了,手臂还隐隐传来一阵一阵刺骨的疼痛。
骨折了?
这时那个闪着光芒的No又一次闯进了他的脑子里——莫非这个灯牌能够预知到危险,是在阻止他出门,防止他被车撞?那感情好,他摇身一变就成了当代预言家啊!
林天独自一个人在外地打拼,也没什么知心好友,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他握着手机半天,最后给老板打电话请了个假。
一阵疲倦涌上心头,林天又累又怕,迷迷糊糊竟然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病房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林天有点烦躁,不知道病人需要静养吗?他不耐烦地下床打开了房门——熟悉的面孔出现了,邻居老王哼哼唧唧地躺在活动病床上,大片的烧伤从脖子蔓延到了肩膀上。
“老王……你这是怎么了?”
“楼下呗!不知道那家缺德的做晚饭时着了火,那火苗蹭蹭往上蹿啊,好在你不在家啊,要不然……哎,你的手怎么了……”
护士推着老王走远了,林天的脑瓜子嗡嗡的,感情这灯牌不是预知危险,是想把他往死路上推啊?死神灯牌?
分析归分析,眼瞅着已经到了七点钟,林天在点外卖和去食堂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吃点清淡的东西。
他下床溜达了两下,推门准备往食堂去了,就在这个时候,灯牌又出现了。
一个亮着光的No几乎要贴上他的脸颊。

3

车祸撞伤手VS烧伤一大片甚至烧死,林天在电光火石间就得出了结论——马上出发去食堂。按理说来医院的食堂除了口味差点,在营养和卫生方面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吧? 
虽然自认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但林天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生怕从天而降一碗热汤,或者那个不长眼的熊病人再把他另一只手给撞骨折。但直到吃完了饭也没出现什么异常,林天回病房前还特机灵地拽上了个护士一起,怕就怕灯泡炸了,玻璃渣子扎他一脸。
还没走到病房门口呢,林天突然小腹一疼,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呕出一大堆还没消化的饭菜。小护士动作灵敏地往旁边躲了一下,林天两眼一黑,热血上头,一下子晕菜了过去。
林天觉得自己倒了血霉。
竟然能在医院的食堂吃到食物中毒,还因为食物中毒的病人太多,那所离他家最近的医院救治不过来,又把他转移到了另一所医院里。
这一天天叫什么事啊?他掏出记仇小本记上了一笔。
经历了这一堆破事,林天的脑子终于绕了过来——这灯牌确实是在保护他,是他多虑了。
火灾是晚饭的时候发生,他又不会做饭,每晚都得穿两条街去鲨仙小吃觅食,那火连他一根毛也烧不着。灯牌之所以对他说No,就是不想让他出门被车撞。在之前的医院也是如此,灯牌应该是早就预知他会在医院的食堂里中毒,才对他发出预警信号,只不过他完全没放在心上。
虽然搞不清楚这灯牌从何而来,但林天顿时感觉豁然开朗、神清气爽。

4

俗话说得好,伤筋动骨一百天,但是无良老板只给了十天的假。这几天灯牌也没有出现过,林天一大早就收拾好了东西,揣着司机和医院给的赔偿金,准备重新回归工作岗位。
他正准备去办出院手续,亮光No出现了。
林天激动地像是见到了多年不见的老友,当即说手疼地抬不起来,又赖着多住了一天的院。
给他换药的老护士开始了碎碎念,“你运气不错啊,今天本来是一个新的小护士来照顾你,但她手续没办好,不过明天上班你指不定还能见她一面呢……”
林天敷衍地点点头,其实并没有什么兴趣。
第二天他神清气爽地下了床,窗外的阳光金黄,温柔得简直不像话。一阵花香被清风送了进来,林天一时兴起,这医院他还一直没逛过呢。
那灯牌出现了,粉红色的Yes第一次亮起,把整个房间都染得红彤彤的。
林天挺胸抬头。
这医院不算大,人也少,竟然还费尽心思弄了个小花园,不然就去花园里溜达溜达?
灯牌上的Yes也对他发出了无声的邀请。
林天更觉底气十足,雄赳赳气昂昂就朝着花园去了。
花园里没什么人,里面的花也都素雅,一个坐着轮椅的老人在桂花树下,看起来正在找着什么。
换作平常,林天一准装什么也没看见,把冷漠路人这条路走到底。但是他今天心情不错,就热着心肠觍着脸上去了。
“大爷,你找啥呢?”
这大爷看起来七八十岁了,一头银发如雪,但是眼睛已经混浊了,神态也特别迷茫,很可能是老年痴呆。
“我在找我闺女!小伙子,你也帮我找一找吧!”
这老头是老年痴呆没跑了。
林天暗骂自己多事,但还是在花园里帮忙找了起来,他蹲在地上,用完好无缺的那只手掀开一块砖,随即就被一群蚂蚁吸引了注意。
“……侯大爷,吹风了,我送你回去吧。”
“哎……这可不行……我女婿丢了,你帮我找找吧……”
林天下意识地起身回望,一身白衣的女孩子笑得温柔似水,那个巨大的Yes灯牌像烟花般在她头顶炸响。
林天结结巴巴,不知所云,下意识就说出了婚礼上的誓词,“yes,i do.”

5

林天再也没看见过灯牌。
他和张纱纱一见钟情,就像是命中早已注定的情缘。
他跟张纱纱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张纱纱缩在他的怀里咯咯直笑,“……看不出来你老老实实的,撩妹竟然这么厉害。”
“你想啊,我们冥冥之中有一根线……我最讨厌医院,自己根本不会踏进去半步……要不是出了车祸,然后我对灯牌开始有逆反心理,又怎么会食物中毒送到你在的医院?后来我已经可以出院了,要不是灯牌,我又怎么会留下遇见你?”
“这样啊……”张纱纱眨巴着眼,“那我们的婚礼也做个灯牌吧?”
“好啊……我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林天越说越兴奋,“要是儿子的话,就叫林一寒,要是女儿的话就叫林一秋……”
“你好讨厌啊……竟然想得这么远。”
虽说佳偶天成是一桩美事,住在楼上的张奶奶却不太高兴,“小天啊,不是说好了要把胡大爷的女儿介绍给你的吗……你这个样子,我怎么和胡大爷交代啊……”
“谢谢张奶奶了啊……我已经找到我的真命天女了,你也让那胡家姑娘自己去寻找个好归宿吧。”

6

坐在实验室里的男人笑了。
他的指尖逐渐透明,整个身躯开始慢慢消散。
林一寒喃喃道,“成功了……”
手里的那张全家福渐渐模糊,林天的身影像是水墨画一般消散,只剩下那个脸上带着酒窝的姑娘,紧紧抱住一个穿背带裤的小男孩。
慢慢的,小男孩也不见了。
林一寒笑了。
父母结婚三年以后有了他,之后父亲林天就在一次车祸中认识了小护士张纱纱,两个人迅速坠入爱河。
他的母亲,却被活生生逼进了地狱。
母亲一直是个传统的人,她以为守着空荡荡的家,就能为他争来一些父爱……但其实不是的,父亲和小三出双入对,母亲却像枯萎的花朵,一天天被磨平了青春和灵气。
林一寒一直有个心愿,他想让一切逆转,让母亲重新拥有鲜衣怒马的全新人生——即使代价是牺牲掉自己。
完全消散在空气中之前,林一寒轻声说,“妈妈,你要幸福啊。”

7

胡曼妙窝在沙发里,塞着耳机正在读一本书。通过音乐的间隙,她听见她爸絮絮叨叨又在说相亲的事。
烦死了,她想,缘分这种东西怎么能够强求。
手机亮了一下,她最喜欢的作家要开签售会了……胡曼妙眼睛一亮,还就在自己所在的城市!
她默默记住了时间和地点。
阳光像是柔软的金子,微风吹起胡曼妙的红色裙摆,她在签售的队伍里等待着,心脏像是小鹿般乱跳。
终于轮到了她,她红着脸把书往前一递,结结巴巴道,“烧酒大大,我很喜欢你的文我……我……”
男人声音好听得不像话,“谢谢你啊。”
她笑着抬眼,正好和男人四目相对。
“你的酒窝很好看。”
就在这时,胡曼妙隐隐约约听见耳边穿来一阵小声的低语,“妈妈,你要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