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我的研友——威哥


威哥始终是高冷的,不像“别的哥”——刚开始装装样子,混熟了就皮的一塌糊涂。如果非要给他贴上什么标签的话,大概就是“冷酷”“无情”等等等等,也约等于“霸道总裁”了

正是因为他这种桀骜不羁的外表,刚搬进第一个宿舍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他是上海宁。然而一口裹着烩面气息的中原口音,还是将我们从眼花缭乱的十里洋场带回了萧瑟凄凉的塞外风光。记忆仍然犹新,某天回到宿舍只见他穿着一身冷酷黑,盘坐于上铺的草席之上,“趾高气扬”地俯视着尔等觅食归来地渣渣们,令我们不得不有一种群臣面圣之感。普天之下除了天子脚下地皇亲国戚和游走在上海滩的富豪乡绅,估计也只有威哥能把这逼格装得如此炉火纯青了吧。我一直怀疑是不是经常在井盖上坐久了,这种气质便也与生俱来。尔等渣滓还在为南方好还是北方好的送命题争执不休的时候,威哥甩出一句我是中原人,便令语惊四座,众人皆目瞪口呆,鸦雀无声。
若不是经历了两次考研,你一点也不会相信这个平日里考个试还需要我来送助攻的男人,居然能一跃而上,突然顿悟,领略到了数学之美之真谛了;我倒是怀疑莫非是井盖数多了,自然也就成了精通算术之人。明明眼睁睁看着他带着一群渣渣在塔下冲锋陷阵,又带着他们在考场上铩羽而归,没多久,他就开始碾压起我来了。每当我夹起尾巴灰溜溜地向他“不耻下问”的时候,他便立马摆起一副舍我其谁,老子最大,有屁快放地样子回应我:这都不会,放弃考研。想必若是他当初能助我一臂之力,如今我倒也可能蜗居在闵行的思源湖畔,徜徉在石楠花的芬芳里,写下对他的赞美之辞了。
威哥虽说是个中原人,但是苏州河两岸那些考究的东西倒是学得有板有眼。穿衣打扮倒也人模狗样,搞得我们这些芸芸众生仿佛是他的烘托,外人看来倒像是他在鹤立鸡群了。当然也有可能是腿长的缘故,据说他还是宿舍里面为数不多的高个人士,俗话说一高遮百丑,一胖抵万丑,这些俗人一下子就将威哥和我划清了界限,多少暗送的秋波也从我的身边悄悄溜走。威哥平日里钟爱的无外乎阿迪、耐克、apple、星爸爸这些轻奢品牌,偶尔也会假借着强哥的名义走一走paciffic之类的小资路线,当然为了生命安全此处还是不提便罢。
威哥一直说他有一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女朋友,然而除了偶尔瞄上几眼秀恩爱的相片之外,倒也没什么可靠的消息来源可以证实,以至于我倒是十分怀疑那个写着晚晴昵称的QQ后背后是不是躺着一个抠着脚丫的北方大汉。威哥看上去是个“护‘妻’狂魔”了,强哥也是忍者威嫂半夜怕鬼骚扰威哥的怒火,而没把他腿打折;倒是因为某个秋天因为说了一句对威嫂大逆不道的话而跟威哥冷战了好久。当然,坊间关于威哥是基佬的传闻倒也甚嚣尘上,依我之见基佬倒是未必,但是威哥的“腐”倒是出了名的,俗话说腐眼看人基,我就是受害者了。
本来想给他写个正传,奈何剑走偏锋写成了外传。威哥有时候像个小孩,有时候像个大人,实在难以琢磨。如今他又要去尘土飞扬,PM2.5爆表的中原求学,只能遥祝他能再遇到一个像我这样靠谱又机智的研友了。
(文中均为化名)
2018/08/17 于蠡湖
king@qiang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