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卖车记

它最终还是被我贱卖了。



逝去的时间模糊了我第一次见到它的场景。那天,在一位“热情洋溢”的老乡指引下,我在茫茫的车海中,一眼便看中了它。

凤凰三轴,硬货。它披着深蓝的外衣,从千里之外的工厂,辗转到了我的身边。从此,我的江南之旅就有了它的陪伴。

力能扛鼎的年纪,气盛年轻的我曾经扛着它,风尘仆仆爬上雪浪山顶。登顶的那一刻,风在吹,树在动,我和它屹立于城市之巅,威风凛凛。那一刻,它知道:选择了与我相随,便是注定了它不平凡的四年时光。下山冲坡,它载着我,开心的像一个两百斤的胖子。



还好,四年也没能让我变成一个两百斤的胖子,以至于当他换了胎,换了刹、坐垫布满裂缝、奄奄一息的时候,仍然能够默默承受着一个傻逼的体重。

游山玩水,它去了鼋头渚,车轮轧在了飘落的樱花上,散发着春的气息;它跟着我一遍又一遍漫步于太湖的大堤,吹着湖风,一起欣赏着蓝藻的美景;它伴着我驶向蠡湖,在孤独的夜晚倾听着我的低语,在川流不息的大桥上,看着我哭泣。它去了十八湾、去了高浪路、望山路、梁清路,它经过了蠡湖大道、南湖大道、太湖大道、贡湖大道、五湖大道、菱湖大道……

 

它陪着我载着唱歌归来的妹子,载着放学归来的旺旺;作为当事人,它还目睹了一起人仰马翻的交通事故,跟某威那只傻吊;它有着钢铁之躯,有时也承受不了那颗小小铁钉的会心一击,给它换了胎,打足了气,可是那种驰骋的感觉一去不复返,估计是心疼吧。



可是,它终究没有拴住我的心,在与小黄车、小红车那些妖艳贱货的战争中,它一败涂地,打入冷宫。慢慢地,我不再临幸,无情的灰尘布满了它应以为傲的外衣。直到有一天,飞扬跋扈的管理员来了,它被带上了“废弃车”的帽子,跟随无数的难兄难弟一起,占领了宿舍楼下的草地。

我把它搬了回来,拭去它身上的灰尘,它依旧那般神气,却仍无法改变我要作出的决定:卖了。

我推着他,路过修车摊,路过废品站,在你来我往的砍价声中,它被贱卖了——它不值这个价,在我眼里,它只是代步工具的一个选项而已;而在它心中,我就是它1/1。

 

社会,社会。

车如此,人亦如此。天下没有不散之筵席,唯有各自珍重,带上嘱托不断前行。谁也无法预料前途是否还会有如此之多的荆棘,但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在这注定孤独的"gap year“之中,让自己变得更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