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博文

沪宁城际的车站

版权所有
最新博文

Hey, 你的PhD掉了

这个季节是最不应该下雨的, 溪溪落落的小雨从云缝中探出头,飘到了我的窗前.说好的"润物细无声",可终究是破了戒,它们搅得花木沙沙作响,扰人清梦.

这就是今夜失眠的缘故吧.

到了这个时候,偌大的园子就像死了一般,简直死透了.归心似箭的人早早就收拾好包袱,踏上了回家的行程.寒冷的夜里也只有我和冰冷冰冷透心凉的密雨作伴了.

脑子似乎还是混乱的,就像无头的苍蝇,断线的风筝,迷茫了;我一直以为师姐能够陪我到除夕的最后一天,才会动身回家.终究被挨了两天饿之后,师姐也跑了.师姐临走之前问我,不能按时博士毕业会不会觉得她很菜,我说不会.

其实心里是慌得一笔的,自从硕博连读的面试结束,似乎一直没有缓过神来,慢慢地再去回味那些"刁钻"地问题,却隐约有点犹豫起来."你真的准备好了吗?",面试官提出地问题,既问倒了我,也问倒了我盖子哥.显然,我对他去埃德蒙顿地目的和实际工作确实是一无所知的,就像我对博士生涯的规划一样;尽管盖子哥还是时常向我"汇报"来着,然而当我尝试将盖子哥汇报的内容又作转述的时候,吃了血亏.

等待结果的日子忽然有点漫长,尤其是一个没有任何内幕可以知晓,哪怕是内幕的渠道,甚至连结果公布的日期,我也是一概不知.但是,硕博连读的消息如瘟疫一般还是不胫而走,以至于隔三岔五就会收到阿猫阿狗的亲切问候:"强博,你保上了嘛?"就像是晴天霹雳,将一次次平复的思绪又毫无征兆地拉回到了血淋林地现实之中一样,宛如内心仿佛遭受了一记重创,就差吐血而亡.到此,你大抵就能明白我当初煞费苦心地封锁消息了的用意了.

至于为什么要读博?这个问题一直很难找到令自己满意地答案.然而当我再去尝试询问别人对未来又什么规划的时候,忽然发现读博,乃至后退一步,读硕士,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至少在人生最宝贵的青春年华,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知道自己会往哪个方向走,有人扶着你,陪着你,护着你.当你总是抱怨看不见星空的时候,站高一点,再高一点,再高,再高,说不定就能看到吧.

大半夜的,几句话都快扯到了阿尔伯塔,而雨却终究没停,孤独的灯影照在上面,闪烁着耀眼的光,真是提神醒脑.

"你真的在乎那个结果吗?"

细雨蒙蒙,白帆点点,眼前好像出现了小学课本里描述的景象.

雨伞丢失地图

2017年~2019年雨伞丢失地图,
很显然,我需要买一辆通勤的车了,
仅以此祭奠这个阴雨绵绵的冬天.

被偷走的那一年

黄昏,铺天盖地的霾霸占了澄明的天空,就像“末日”的情景在眼前上演,走到室外,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

回想到中午时,一波一波的人流往外涌动,却找不出喜悦的神情,所有人都出了一身冷汗。

忍不住,发了朋友圈。
“你好,1998”

忽然就有了一种记忆如潮水一般以排山倒海之势万马奔腾而来的感觉。布鲁克致威信慰问了一下,问题不大,不慌。

那天早晨醒来的时候,酒店里面还是一副冷清的模样,我鸡血满满,带着早餐饼就往南面跑了。“这么大的霾,早知道就戴个口罩出来了。”

终于可以出去浪了。

晚上,市区的灯都不约而同的亮了起来,DDE效应让夜晚的天空特别明亮,要知道,我在市区待过的时间总共也不超过30天。

朦朦胧胧睡了一晚上,早上又被催命查岗电话叫醒了。等我急急忙忙收拾完行李赶回无锡,已经是中午的事情了。师兄让我去他那玩几天,然而最终也没下定决心去看一看。

所以我又报销了一个下午的时间,陪着我的大床。冬天的低层阳光照射不到,尽管开着空调,刺骨的寒意还是让我打了个激灵。

正好是圣诞节,晚上阿胡把我叫去万达看了《芳华》。万达的门口,教堂的阿姨给我递了一张贺卡,“圣诞快乐,孩子”。电影不好看,拐着弯骂人也没意思。

看完电影回来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浩浩荡荡地从河埒口赶回华庄。

然后整整睡了五天。
.............

回来的第六天,终于看到了舍友蒋先生,含蓄又不失礼节地跟他“哈喽”了一下。

你好,新世界

一周的时间,决定了未来五年甚至五十年的人生规划。
或许,我真的需要一个PhD为我的人生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了。

我知道,当我下定决心离开工作岗位重返校园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半只脚踏入了学术的门槛。攻读博士,也是对自己的一个承诺。

我不想活在一个能力永远被低估的环境里,我想做的事情其实有很多;我不愿意在碌碌无为的庸常中老去,为了微薄的薪水而操碎了心;我不想在很多年以后,还是为了不公正的法制,不透明的政治和愤慨,我想需要一场改变。

去改变这个世界,去迎接先进的生产力,去革新破旧的制度。

赵老师是自从我智哥(化名)离开无锡之后,跟我三观最符合的人。
祝合作愉快,愿未来顺利。

2018/12/3




QIANGGE NETWORK HOLDING GROUPS







敬悼港中大前校长及光纤之父高锟教授

敬悼高锟教授
香港中文大学(中大)第三任校长、工程学荣誉讲座教授及荣誉博士及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高锟教授大紫荆勋贤于2018年9月23日离世,享年八十四岁。中大对高教授离世深感哀痛,并向高教授的家人致以深切慰问。
中大校长段崇智教授表示:「高教授是出类拔萃的学者,也是高等教育界高瞻远瞩的领袖,他作为中大第三任校长,在任内积极推动中大整体发展,建立稳固基础,为有才之士开拓发展空间,成就超卓。高教授于科研方面亦力求创新,矢志追求卓越,其于光纤方面的研究,促成互联网发展,为人类通讯史写下全新一页。高教授的离世对中大、香港及全球学术界均是重大损失。大学同人将铭记高教授对中大及全球的重大贡献,我谨代表中大教职员、同学及校友向高教授的家人致以深切慰问。」
高锟教授1933年于上海出生,曾负笈英国伦敦大学攻读电机工程学,先后获理学士学位和哲学博士学位。他曾于英国和美国著名的电讯工程机构工作。1966年,他首度提出光导纤维在通讯上应用的基本原理,并开发了实现光通讯所需的辅助系统,促成互联网的出现。高教授于1970年出任中大新成立的电子学系 (现称电子工程学系) 教授兼系主任,并为中大首位电子学讲座教授;1985年获颁授荣誉理学博士衔,1987年至1996年出任中大校长。高教授荣休后,一直担任中大工程学荣誉讲座教授。
高教授出任中大校长九年间,独具远见,积极筹建工程学院,凝聚五个学系的力量,集中在资讯科技和电子工程的教育和研究,为学院多年来的发展奠定坚实基础。此外,高教授成立了教育学院及多间研究所,开设多个新的本科及研究院课程,成功带领中大扩充成为一所世界级研究型综合大学。本科生人数由1987年的7,000多名增至1996年近13,000人。他亦于任内成立第四所成员书院 - 逸夫书院。
高锟教授首创将光纤应用于通讯的研究,通讯方式因光纤有了翻天覆地的改革,促进全球资讯流通,造福全球社群。今天互联网已成为现代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科技,大大促进全球资讯交流。因为光纤通讯这个划时代贡献,高教授于2009年获颁诺贝尔物理学奖,也为他赢得「光纤之父」的美誉。此外,他在1996年获英国皇家工程学会颁授菲腊王子奖,以及于2010年获封为爵士。他在1997年亦获选为英国皇家学会院士及在2010年获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颁授大紫荆勋章。 历年来高教授获得之奖誉多如恒河沙数,包括美国富兰克林研究所史特活.柏…

Hello, Apple Suzhou !

等了好久,苏州第一家,江苏省第五家Apple直营店终于在金鸡湖畔开业了。我怀着激动的心情,乘坐高铁前往现场。
 按照惯例,强哥一般都是从星海广场站下车,徒步走到东方之门。 走出地铁站,透过苏润大厦的廊桥,东方之门和苏州中心商场若影若现。
廊桥很有特色

在这里还能看到西门子和江森自控
渣打银行,无锡都没有的。
大裤衩下的苏州中心商场
多图预警,苏州中心





在商场转了好久,感觉这里的环境不错。